發表文章

正常是一條鋪好的路:步行很舒適,但沒有花朵生長。

圖片

關於兒童與青少年的強迫症評估與處理方向

圖片
關於兒童與青少年的強迫症,可以從這幾個部分來評估,
協助處理也是從這幾個面向著手。

儀式化行為能否降低焦慮或預防可能發生的事情呢? 強迫性的思考能否降低焦慮或預防可能發生的事情呢? 儀式化行為何時可以停止,如何停止?強迫性的思考何時可以停止,如何停止?不同儀式化行為所對應的害怕強度有多高強迫性的思考所對應的害怕強度有多高如果不做的話,會有什麼事情發生?相信自己可以克服問題嗎?怎麼做可以讓情緒變好一點?如何減少或是調整強迫意念?對於未來的看法是否樂觀或有希望呢?對自己的看法如何?


認識精神疾病診斷分類的方法

圖片
文/林聰仁 臨床心理博士 認識精神疾病診斷分類的方法
精神分類的診斷目前以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 (DSM)與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 (ICD)作為精神疾病的診斷分類。
DSM系統起源於1952年,為美國精神醫學會命名及統計委員會所制訂,也是最早專屬於臨床用途的精神疾患分類手冊;而後1968年更改為第二版,1980年發展至第三版,目前精神科臨床使用為第五版 DSM-V。而ICD也是目前精神科診斷上常使用之分類工具,為世界衛生組織所制定,相較於DSM系統,DSM第一版為ICD-6的變形。
兩者同樣對精神疾病有類似的假設,是以醫學觀念描述精神疾病的症狀(特殊性),並將疾病以一系列的行為或症狀分辨出來。但隨時代變遷,兩者在臨床分類上皆對臨床關注焦點有所增減,部份過去認為是精神疾患之”病症”可能在改版後不再是精神疾病,當然也有些疾病診斷標準有所異動甚至有新興之精神疾病。
無論是DSM系統或是ICD系統皆擁有過去的臨床實徵証據與統計資料作為後盾,但臨床上使用DSM或是ICD做分類的主要目的,亦即將病人”區分”為可以辨識的個體,讓臨床工作者可以藉此彼此溝通減少訊息傳遞的訊息遺漏,當醫護人員知道病人所擁有的疾病類別即可”安心”的處理或不處理其病人。
甚者,有些保險機構甚至以分類後的結果作為保險給付的標準。我們可以確信的是,分類的確省去許多溝通時間,但也未考量個體之特殊性下將人做分類,或許,分類只是讓我們更安心於目前所面對的未知事物。
但是,人可以分類嗎?這問題或許困擾的許多精神醫療的工作者,所有的精神醫療工作者均承認人有其特殊性,目錄式的分類並沒有辦法將個體的特殊性表現出來,許多的特殊性甚至會讓分類者疑惑到底要將”病人”分到哪一類去。當病人無法分類時,處理的方法即又回到沒有分類系統的操作方法,盡力降低可以見得的症狀。
筆者參與精神醫療之初,認為分類手冊乃精神醫療聖經,也曾以自己分類正確(與大多數人相同判斷)而欣慰,但是,當我們以非個案角度的”他者”姿態來對一個人的行為、想法做獨斷的分類,是否如同相信地是平的太陽是繞著地球轉的那樣,成為一時之說?的確讓人玩味。
圖片
恐慌發作評估與治療 
文/ 林聰仁

一、 個案會談蒐集治療所需之基本資料,並區分個案之問題本質,恐慌發作可能會在各種地點發生,治療者必須區分出個案是否為恐慌發作、特定對象的恐懼症、懼曠症、強迫症或創傷壓力症候群。

二、 如果個案可以清楚的將自己的問題進行陳述,治療師可以依個案的問題陳述進行心理病理分析,若個案無法清楚說明發生的地點或情況,治療者必須引導個案進行發生不舒服事件或地點的回想,個案可能因為緊張或者是其他理由抗拒,我們可以使用一些簡單的技巧協助個案可以進行事件的建構。通常可以讓個案進行放鬆與調息,讓個案回想過去發生類似事件的情境或是第一次發生的情境。

三、 個案對於恐慌發作時可能會有呼吸急促與心悸等生理上的症狀呈現,此外,因為個體對此現象的災難化解釋,造成個案更多的緊張情緒,而個案則因體認到自己的緊張情緒會導致更多的呼吸急促或心悸等不適症狀,更進一步讓個案感受到恐慌的感受。

四、 對此,治療者可以讓個案了解其不舒服行為的思考與行為模式,此部分的治療技巧可以讓個案開始對自己想法與感受進行自我監控,持續性的自我監控讓個案自我覺察,以正確的自我覺察取代原有的負面情緒,並使用明確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生理與心理感受。個案可用「我現在很焦慮,身體的不舒服都跑出來,我現在感到呼吸困難與心跳加快,我了解這種狀況,它將會持續一段時間」來取代原有的失控感覺「我現在無法呼吸,心臟病發作了,我可能會死掉」。

五、 對個案恐慌發作後逃離情境的行為進行評估,個案面對恐慌發作的情境可能會有畏避的行為,例如不敢出門,不去人多的地方以避免在人多或空曠地方產生恐慌發作,治療的技巧可以是讓個案面對自己的情緒反應,讓個案了解處理情緒不能只是用逃避的方式來面對,否則容易變成逃避的行為模式,若個案面對焦慮情緒感到不安或害怕,治療者必須引導、教導不逃避的行為並帶領個案使用。

六、 此外,面對個案焦慮、憂鬱的情緒,治療者可以與個案共同擬訂辦法來處理情緒刺激,在安全可行的情境下可以直接面對的方法或暴露法來進行治療。主要治療目標放在讓個案面對問題,接受問題並自己處理自己的問題。

對恐慌、焦慮的基本治療技巧

1. 呼吸訓練技巧,可以使用正念(內觀)的呼吸觀察與控制技巧,呼吸是恐慌與焦慮中重要的一個行為反應,讓個案觀察自己的呼吸過程,控制自己呼吸的頻率下再去執行另一項思考作業,讓個案可以將注意力試圖分散在不同的心理運作,而不是在…

什麼是性格障礙

圖片
性格障礙就是一個人長期使用的行為與內心常常感受到的經驗,與所處文化與環境有很大的落差。通常的表現的特質方是:

1. 缺乏彈性
2. 頑固的
3. 常態性的多疑或不信任
4. 古怪的、奇異的
5. 情緒變化過大或是過小
6. 常態性的焦慮或害怕行為
7. 適應不良
8. 脫離常軌
9. 僵化的處理生活的問題
10. 對自己及他人的感覺或思考出現缺失
11. 造成人際或職業功能上的困擾。

重點是在成年之後長期普遍的思考模式與行為,並且造成了自己或他人的困擾。

邊緣性性格障礙個案治療的回顧與前瞻 第一講

圖片
林聰仁/ 臨床心理博士
過去邊緣性性格障礙治療的困難點 個案常會有負面情緒,其包括憂鬱、悲傷、生氣、憤怒、焦慮、恐慌、無助感、無望感、無價值感、空虛、寂寞。而造成負面情緒的原因可能是因為童年被忽略或被虐待的經驗、個體潛在較誇張的氣質、潛意識地轉移到不能忍受的感覺如憤怒、悲傷、羞恥、恐怖等,或是個體有生理上的缺陷(像是邊緣性性格障礙病人的血清素活動較低)都會造成個案的情緒是不穩定的。

但治療上可能會面臨到的困難是: 一、個體這種負面情緒目前尚沒有任何一種藥物可以有效治癒。 二、邊緣性性格障礙的共病性高,治療不容易將要處理的目標情感定義出。 三、治療邊緣性性格障礙個案常會有對治療的阻抗行為。
邊緣性性格障礙個案的情緒是極端變化是常見的現象,此外,那些負向的情緒也會隨著環境的細微變動而變化,個案所感受到的強度是急促且嚴重的,而當這些情緒達到一定的極端程度,個案的判斷力就會被蒙蔽,進而作出衝動性的行為,這些行為包括了自我傷害行為與自我防衛行為,所以個體的情緒不穩定是這些行為表現的趨力,此外,害怕拋棄也是導致這些行為的原因之一。
所以過去治療邊緣性性格障礙個案所面臨的問題即是如何處理個案的這些情緒的不穩定。若以個案認知的部份來看邊緣性性格障礙個案可能會有三種可能認知層次:
一、低落情緒與無價值感受但沒有精神疾病問題 二、具有類精神症狀 三、具有精神症狀
而第一與第二種的認知型態則常出現在嚴重的邊緣性性格障礙個案身上,而這些認知的型態過去研究則發現有很大的可能是與童年的生活經驗有關,所以在認知層面的治療上,則是幫助個案區分童年的危險與成年時安全情況的不同,而處理具有類精神症狀的認知型態,則是去處理那些被拋棄的信念,這些類精神症狀的認知型態可能是一種認知補償的形式,讓個案與害怕失去的對象有所接觸。
此外,這部份也有可能是童年或成人期的身體虐待、性侵犯或被攻擊的身體記憶的重現,針對此部份,治療則會著重指出這些反應模式對病人的意義,並增加個案的支持以及結構化個案的生活,部份嚴重的個案可能需要藥物輔助治療。
部分資料引用 參考文獻: Linehan, M. M. (2018). Cognitive-behavioral treatment of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Guilford Publications. Linehan, M. M. (1993). Diagno…